LHKR

期待你回来哦!

我未能一往无前的恋爱21

MoeAm:

我们连春宵千金的一毛钱都没看到




21.


 


但王俊凯没扯下来,他忽然又想起来旁边还有个人,转头看看灰头土脸的王罗罗,皱了下眉,“你回家去。”


大概没料到哥哥如此轻易就放过自己,王罗罗愣了下,又指了指自己。


王俊凯皱眉:“还不走?”


王俊凯:“回家挨揍去。”


王罗罗赶紧撒丫子跑,跑之前又被王俊凯喊住了。这会的哥哥喜怒无常,表情阴晴不定的,但是还透着一股莫名的兴奋,王罗罗看着他走过来,悄声在她耳边问了个问题,王罗罗点了点头。


王俊凯得到满意回答,嘴角一勾,“他这么听话,帮你忙?”


王罗罗比了个心,意思是她特别喜欢这位帮他忙的假新娘。王俊凯听了,拍拍她背叫她走,自己则站起来,盯着那边站着的人自言自语,“确实,他是特别招人喜欢。”


王俊凯也不过去。


一开始特别想掀开盖头,看看他是什么样子,可是现在这种莽撞的冲动却平息了。


山间田畔一切都是静悄悄,王俊凯看着十余步以外站着的红衣少年,忽然生出了百般缱绻。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假新娘似乎是觉得四周过于安静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王俊凯看他转头来回看,就是不敢掀盖头露面,也不敢贸然开口说话,这样偷偷摸摸有点怂的王源,少见得极为有趣。


然后王源蹲在地上,摸出一块小石子,随便丢了出去。


王俊凯托腮:噢……还在模仿王罗罗,不会说话会打石子。


王俊凯心中一哼,你聪明是聪明,可是聪明都没用对地方。想到这儿,他也在脚边捡起来一块石子,稳准地打中了王源的手腕。隔着层层衣服,那力道一点用也没有,王源却还是吃了一惊,盖着块红布呆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接着,石子就像疾风暴雨般袭来了。


这块打到腰,这块是膝盖,这块再往上就是不可描述的位置……扔到最后速度变缓,慢慢地丢在他身上,像是有人丢过来一道笑意盈盈看他羞恼的视线。王源瞬间就明白是谁在搞鬼,也一下子明白王俊凯这样对他,绝对已经看出这个他牵着下山的新娘不是王罗罗——


而是个假新娘。


王源一想通,也不管石头了,一手就将盖头扯下来。


一抹红色从视野中滑落,王源切齿道:“别搞我玩了,你既然早就知道我是假——”


那个假字被堵回了他嘴里。


就像刚刚的石子,这个突如其来的吻也像疾风暴雨般袭来了。王源眼睛瞪得贼圆,这家伙速度也太快了,亲上来和盖头落下无缝交接,让人很难不怀疑他就是不慌不忙守在一边,只等着王源一露面就上来忘我相吻。


王俊凯松开他,有一点淡淡的唇膏味,很香,他又回味地舔了一口。


“嘴很香。”王俊凯笑着摸他脸,“脸也是。”


他趁着虚弱夜光仔细打量,惊叹道:“哇哦,还为了我描眉化了妆。”


王源炸了,“屁咧!描个鸡儿画个蛋!”


王俊凯闻言一愣,然后笑得死去活来,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他又恶意地拉过王源的手,盖在某个不可描述位置上,气势汹汹还给他一句,“好啊,你来描,”随着手真的握住了,气势又转了性质,王俊凯沙哑道:“行啊,你来画。”


 


叶武炎几个人等到所有人都回来了,包括王罗罗。但他们依旧没有看见山神和女装大佬。


常远收回伸长的脖子,“会不会是王源踩着裙子摔了一跤,王俊凯下山去捞他了。”


叶武炎讥讽他:“得了得了,你以为谁都是你那个开瓢的脑子?”


陆少安打了个哈欠,“我想睡了,你们还要等?”


叶武炎和常娇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他:“看热闹怎么会困?”


陆少安:“……”


几个人正说着,抬头门口进来两个人。


叶武炎眼睛都亮了,在黑夜中像两颗倍儿亮倍儿管用的大灯泡,窜着阵风就奔了过去。


但是被常娇拦下来了,“别过去!”


陆少安还以为她不想看热闹了,结果常娇马上又来了一句,“当我们面他们会不好意思,咱们偷着看。”


叶武炎真想给她比赞,满眼都是“你懂的可真多啊!”


几个人躲在了暗处的葡萄藤下,几双贼溜溜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边,宛如放了一堆奸情探照灯。


他们听到王俊凯气急败坏的一声,“那我掐掐你的,你看疼不疼?”


王源向下扫了一眼,见王俊凯走路还是有点不利索,忽然也觉得自己下手太重了,嘴上又不肯软,“你自己叫我描叫我画的。”


“什么?”王俊凯叫道:“你再用点劲儿,都给我画烂了!”


见王源不出声了,王俊凯知道他这是在愧疚,赶紧几步上前,“那你得给我点儿好处。”


“什么?”


“我疼了,”王俊凯意有所指地撞了下他,低声道:“你也得给我疼回来。”


“不行。”王源一口回绝。


“为什么啊?”


王源头也不回走了,王俊凯委屈地追上去,像本翻开的十万个为什么,一边移动一边问,“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啊?你不爱我吗?”


常远都快憋不住笑了。


叶武炎也是,几个人从小时候起就深受压迫,没想到有朝一日可以看见王俊凯大哥像一只甩也甩不脱的拖油瓶,语气还是那样的……


“超gay的。”常娇心道天啦,我哥所有语气都是那么钙。


王俊凯见逼问无法,又快走两步堵住了王源。


看他非要个说法,王源敷衍他道:“我还未满十八岁,你禽兽不禽兽。”


王俊凯理直气壮:“你把我勾得都没魂了,那你禽兽不禽兽。”


王源哼了一声,然后抬头,在王俊凯嘴唇上轻轻一贴,很是嚣张,“已经这么禽兽了,那再勾一下。”


王俊凯定住。


然后他抬起手,指着王源点了下头,“好,你狠。”


王源看着他这样表情,也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太过小气了。未满十八当然是敷衍借口,他不想让王俊凯轻易得逞,纯粹只是出于天蝎恶狠狠的报复心。


KTV那一夜,王俊凯给他撩出火来就睡了过去,那时真的有裤子脱了你给我看这个的骂娘心情。因为他一开始是不太愿意做到最终一步的,结果过程中王俊凯不断煽风点火,王源意乱情迷只想大骂:快停下吧你这个浑身散发着魅力的家伙!


当然就驳回了他的初衷,什么底线什么原则全在王俊凯好看的桃花眼看过来以后碎得渣也不剩。


结果他鼓足了勇气,对方却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王源心想,很好,你给我记住。


本着今天的我你撩了干不起,明天的我就会对你爱搭不理。王源是绝对不会再让王俊凯轻松打全垒了。


自尊心伤了,王源这会还是毫不示弱地看着指着他的王俊凯,刚要说话王俊凯却走了。


王源一愣,“你去哪?”


王俊凯头也不回,“清扫一下现场。”


王源看着他从墙根下面揪出一串人,一人踹了一脚,几个人落荒而逃,叶武炎还远程口型他:保重——


王源问做完一切折回来的王俊凯,“……清扫什么现场。”


问完就有点后悔,此时此刻,他男装我女装,战斗力全被束缚,这全身上下的衣服全成了累赘。


而且,女装不止是负担,还为此人的发疯添了一把火——王俊凯看着他,目光一如初见时沉溺。


他回答王源:“案发现场。”


说完忽然将王源扛起。


王源故作镇定,“敢问什么案?”


“今宵月圆夜,”王俊凯转头,轻息呼在他绯红耳畔,“献身……不良人。”


 


年少春宵值千金,但是这一千金没让叶武炎他们沾到一毛,至于那个“仍未知道KTV一夜发生了什么”的群名,也再没有改过。一直到走的那一天,几个人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俊凯的奶奶不回去,王罗罗和她妈妈留下来照顾她,走的那天下着小雨,他们下山的时候,在学校外面看见了一大片花田,长满了蒲公英。


王源想起小时候他们隔着窗台做的约定,要来这里上学,要他成为一往无前的人。


前者成真了一半,没在这里,而是在遥远的另外一个城市一起上学。


而后者。


王俊凯拿着车票,对落在后方出神的王源招手,“跟紧点啊。”


王源点了点头,心想后者已经完全实现了。


车缓缓驶出了车站,王源靠着车窗看着月山不断远去,现在的他比初来的他多了一段拾回的童年记忆。


王俊凯喝着水,听到王源自言自语。


“你小时候说你就读的学校种了合欢树,你住的地方多雨潮湿。”


王俊凯静静听着。


王源说:“我现在读的学校就有一大片合欢,”


“我住的城市,每一个的雨季都格外长。”


王源笑了一声,“从前还没觉得是巧合,现在想想,人的生命怎么会埋有这么多的偶然……”


如果真的有唯一一种解释。


王源静静道:“在你不知不觉变成一往无前的人时,我也不知不觉一直朝着你走吧。”


毫无所觉,对未来,对遇到你。


上天可能在我们分开的时候,就出了一道题,写着三个字,是你的名字。


然后相安无事十余年,等到再见你的时候,由我写上了那个解字。


然后一切就都迎刃而解。


用超乎浪漫的恋爱脑来想这件事,原来从一早开始,王俊凯就给了王源作弊的权利。


但是何止呢。


如果要这么和王俊凯说的话,男生必然又会用他那种天经地义理所应当的语气说一句,“何止作弊,我会让你作天作地。”


作天作地,无所畏惧。


一往无前,我为你。


王俊凯丢开瓶子,一只手用力地握紧了王源的手心。


就像蒲公英田始终长在山的心窝里,就像河水始终围绕群山,就像车头始终连着车尾。有些永恒,靠着人心才能发生。


此时此刻,十指始终紧扣,手心贴着手心。


 


九月份的时候,王俊凯出发G市,他如愿以偿去了Z大。常娇和陆少安和他在一个城市,但并非同一所大学,叶武炎则一个人去当兵了,至于常远,他分值和陆少安差不多,原本可以走二本,可常远还是选择了再陪叶影一年,留到了新的高三。


恰好就是王源所在的班级。


大概是临走的时候,王俊凯给兄弟留了什么嘱咐,王源有时候遇到学妹塞情书,还不到中午,王俊凯就会发短信询问。


而如果是男生塞情书,那直接就打来了电话。


王源接完电话,安抚完另一个城市疑心病极重的男朋友,回教室径直走到最后一排,敲常远的桌子。


常远抬头,反射性就想捂头。


哪知道王源只是丢给他一句,“王俊凯是让你看着我对吧?”


常远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


王源看他反应也知道了,平时他这边消息应该都是常远远程报备的。王俊凯也太奇怪了吧,他一个苦逼高三生,每天都和考卷打交道,两点一线,有什么可担心的?反倒是王俊凯,远在天边,大学生活不知道过的有多滋味。


想到这儿,王源对常远说:“看着我没用,还是让他看好他自己。”


这话传到了王俊凯耳朵里。


他也挺无辜的,恨不得把他的所有生活全录下来,直播给王源看以证清白。但王源现如今是最金贵的高考生,他平时打电话的时间都被压缩成了十分钟以内,只有周末晚上可以视频半个小时。就算他愿意时时刻刻报备生活给王源,王源也没有空暇管这些事。


隔着千万里,王俊凯在不同城市。大概是他一开始爱的深沉,所以也最容易缺安全感,王源虽然早就剖开他的内心给他看了,当时也真的安心非常,可是那种效力总是短暂的。


也会随着距离和时间的推移,多的是不可控因素使他隐隐约约不安。


当常远把那句话说给自己听时,王俊凯还嘟嚷了一下。


他说,王源恐怕不知道自己有多好吧。


常远听见了,他挺想接一句,其实你眼里他最好。但他什么都没说,他自己的恋情还八字没一撇,哪有时间上赶着替别人着急。


但这种情况,也没有持续很久。


 


十一月到了,叶武炎模模糊糊记起来这好像是王源生日的月份,他抽空在部队给王俊凯去了电话。


王俊凯在上二专的课,从教室出来说话,“我早就开始想了,用你提醒。”


“你今年怎么搞法?”叶武炎想了想,“他不是高考吗?抽的出时间?小搞一下算了?”


“不要。”王俊凯断然拒绝。


“怎么可以小搞,”王俊凯说:“只需要一天就够了,十八岁的成人礼一定要热闹一点,王源他从来没有过热闹的生日,我要给他。”


叶武炎说了句好吧。


他声音消失了片刻,大概是后面排队的人在催。王俊凯听到好友声音又出现了,“知道吗哥,我挺开心的。”


“嗯?”


叶武炎:“你那时候刚追他,我赌你十天就会放弃了,可是你没有。后来你们在一起了,冷战那时候我也想过,你会不会坚持不了说放弃,但你也没有分手。然后现在,”叶武炎笑了笑,“你都陪着王源过成人礼了。”


王俊凯听了半天,说道:“当时他也陪着我过了十八岁。”


叶武炎笑着问:“什么心情?”


“很开心,”王俊凯走过一件空教室,好像看到了当时趴在靠窗位置睡着的少年,然后他又说道:“也很遗憾。”


“啊?”


王俊凯没再说了。


遗憾在于,他错失了很多个生日,在幼年分开后,到再次相遇前。他一往无前,热热闹闹,而王源也在守着他的孤独长命百岁。没人心疼他的痛苦,没人听他说心里话,久而久之,王源变成了重逢时冷漠、无所谓的性格。


但是。


叶武炎把电话挂了,王俊凯拿着手机没直接回教室,而是凭记忆在完全不同的教室坐到了窗边,闭上眼。他心想,是的,还是开心要多很多很多很多。假如说来路上开心是石子,遗憾是水洼,那石子还是要更多。只不过在路面上,不起眼的石子永远要比水洼惹眼得多。


他记得那些快乐。


一幕幕远去之后,变成了现在这个王源。他和他的朋友开玩笑聊天,他去篮球队不再只是捡球,他忙于生活赚钱时也可以分出闲暇照顾兴趣。以前兴趣是他觉得最浪费时间的东西,可是现在,他却拿着手机咔擦咔擦地记录好风景。


以前他觉得生日随随便便过了就得了。


可是现在,他或许是真的在远方期待某个人送给他什么样的礼物,带给他怎么样难忘的十八岁。


靠窗坐着出神许久,还是手里手机震了一下才唤回王俊凯的神智。


他看了下屏幕,有些惊讶。


现在已经晚上九点,王源没道理会给他来电。


出了什么事——王俊凯猛然急了,接起电话,“喂?”


哪知道那边安静了很久,传出了一阵不怎么清醒的笑声,熟悉他这么久,王俊凯一下就判断出来王源喝了点酒。


他恼火道:“几点了,你不是在上课么,怎么跑去喝酒,你是不把高考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王源听了,却止住了笑。


他留在王俊凯所在的城市,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加之又是高三,压力巨大。早上出巷子,王源下意识还会看向诊所那儿,可是已经不会再有高中生王俊凯出现了。


所以他才会喝了点酒,破天荒打破规定,给王俊凯去了电话。


说什么,其实他也不知道。


王源看着头顶夜空,吸了下鼻子,小声道:“想你。”


而另一端坐在教室中,也在怀念他的王俊凯,听到后立即站了起来,往门口跑去,往机场跑去,往家乡跑去。


往你身边,跑去。


 


tbc



评论

热度(415)

  1. 小企鹅MoeA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