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KR

期待你回来哦!

少年病1

王总裁私人秘书:

少年病1


 


 


0.


 


我又初恋了。


 


 


1.


 


王源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内,淡淡的消毒水味让他不适地皱了皱鼻子。他试着微微动了下身子,觉得头还是有点钝钝的疼痛。即便睡得多,眼睛依旧有些疲惫,难以接受窗外透进的阳光。


 


他茫然地盯着前方嗡嗡作响的电视,看了一会儿觉得挺不对劲的,这个女演员怎么会一夜之间老了这么多…对了,今天几号,他的高考成绩是不是该出来了。


 


“啊,王源先生,您醒了啊!”刚给隔壁床换完药的护士看到王源终于醒来了忍不住有些激动,但职业素养还是要求她放低了音量。


 


先生?这个称呼真神奇。王源心想。下一刻护士告诉他的话就让他感觉自己在做梦。


 


“你可能觉得很离谱,但是你在几天前出了车祸,根据你断断续续醒来片刻的对话与检查,我们医生最终的判断是,你在这场车祸中出现了片段化失忆,你的记忆只保留在了自己的十七岁。你刚刚也许在好奇自己的高考成绩如何,但是呢,我必须告诉你,你现在是二十七岁。我们医学上把你这种奇怪的症状称之为……”


 


少年病。


 


王源震惊得忘记了眨眼睛,就一动不动地盯着这个小护士看。


 


“还有,您的爱人和女儿在外面守候很久了,我现在让他们进来。”


 


 


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穿着白色护士服所以看着十分可信的护士小姐跟他交代了他的病情,还透露了他现在的生活,他竟然都结婚了?还有个女儿!天啊,二十七岁的王源,你现在的生活也太辉煌了吧,着实让本十七岁的灵魂震撼。


 


护士小姐出去后过了一会儿,门再次被推开了,他甚至会在憧憬,自己丢失了近十年的回忆会是什么样,可偏偏只是那冰山一角的答案揭露,就让他晴天霹雳。


 


门只是开了一半,立马有个小团子拨动着自己的小短腿向他奋力冲刺,嘴里还发出了格外努力的“hiha”这类不明所以的拟声词。这小团子奔跑的姿态像极了某种小动物,无比可爱,可没等她抵达终点,她外套上的连衫帽就被后头的高个儿给提溜了起来。


 


“远源,远源。”小团子着急得不得了,委屈巴巴地看着那头的王源。


 


王源觉得好玩儿,这小团子很有意思,接着他慢慢把目光从那双长腿往上移。


 


他的目光一寸一寸地攀爬着,直到真正看到了对方脸。


 


我操。


 


触电一般立马把质问的目光投向门外那个一脸慈爱的看着他们的小护士,小护士对他眨了眨眼睛,口型大大地做着“爱-人-哦”。电视里的新闻又恰好在播今年的同性婚姻法将再度得到完善……


 


王源一时之间想着不要醒了。


 


 


这神他妈爱人啊,不就是他高中时代的死对头吗!


 


 


2.


 


“源儿,现在收拾一下,带你回家。”


 


这什么鬼称呼。


 


那位王源心中永远的死敌先生,在他记忆里只留住了他十八岁的脸,却在望住他的那一刻真的是感慨万千,他才肯相信,原来自己真的已经经历了十年。说实话,王俊凯这货的二十八岁,他不得不承认,真的挺迷人的。棱角分明的脸比高中时代的万众追捧还带着几分成年人成熟利落的独特味道,穿个西装打着领带,一副职场精英的模样,活生生地就在你身边上演小言里的总裁戏码。


 


许是自己盯着他太久了,还是满怀恶意地盯着他。


 


王俊凯格外好心地还对着他勾了勾嘴角,眼中尽是不不显山露水的温柔,几分无字天书的浪漫。可那双眼倒是把这些天的疲惫写得清清楚楚。门外的护士更是看得真切,王先生一开始是职场精英的冷酷自持,却在与小王先生对视的那一霎,可谓一点就化,眼里终于是开始流动着热起来的光泽。多日未开口的声线沙哑着念出在失忆的人耳中过于亲昵的称呼,就像是跨越了数个世纪的深情追索。


 


那十年的陌生感让王源着实感到慌张又意外的…心空。


 


“远源,很严重吗?”小团子揪着王俊凯的裤脚眨巴着大眼睛问他。


 


她可真是个漂亮的小混血儿,不过王俊凯有这么不会照顾人的吗,大热天的给小女孩穿个外套,本该活力可爱的双马尾还梳得一言难尽。


 


王俊凯揉揉她乖巧的小脑袋,“等下就可以回家了,放心。”


 


“俊俊,我想要远源抱抱我,不行吗?”


 


“不行,他还没抱过我呢。”


 


 


去你妈的老王八蛋。


 


王源都不知道自己的脸为什么会红。就好像现在王俊凯带给他的是多么正常又日常的感觉。


 


 


3.


 


说实话,王源现在的回忆真的只停留在,最后一天的高考考场,他对着在外头一同等待的王俊凯比中指,然后两人互呛着转身走入不同的考场。


 


如今,他就被王俊凯带回了那个说是他们的家的地方,果然是王俊凯那家伙喜欢的简约风,不过整洁之余处处可见家的温馨美好。冰箱上贴着虎兔形状的便利贴,距离最近的其中几张写着“冰箱有冰激凌,吃多了就没有下次”“王俊凯是猪”“今晚不回家吃,但是夜宵要一起吃”“想你了”,等等…那个“想你了”不是自己的字迹吗,突然羞耻,一抬头,还看到王俊凯投向他的调笑目光。


 


沙发上一只胖猫,一开门它就摇摇晃晃地向他们挪去,王俊凯低头逗逗它,叫它“滴滴”,王源被这名字笑个半死,想到某个APP,他就顺势挠挠它的肥下巴,喊了声“的哥”,结果猫跑走了,王俊凯听后倒是很激动,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颤抖着声音问他是不是想起来了,王源一脸奇怪,想起什么啊,然后就看到王俊凯的眼睛慢慢黯淡,他说以前王源也叫滴滴是的哥的,还以为他记起来什么了。王源看着王俊凯那失落的小表情竟然会突然觉得有点抱歉,他只是脑回路重新走了一遭,现在的记忆当然还是那个高考中指了……


 


王俊凯一瞬间的脸上流露出一点脆弱,他可真不能接受王源现在忘记了喜欢他的事。


 


王源戳戳王俊凯,“你女儿叫什么。”


 


王俊凯幽怨地看着他。


 


“哦,那…我们女儿叫什么。”王源重新发问,王俊凯的脸色才好看点。


 


不过王源真的是一看到那个小团子就可以想到一系列的偶像剧,比如说王俊凯因为种种原因被抛弃了,身边带着个孩子,然后么独自喝闷酒的他翻开了多年的通讯录,却只有王源这个仗义的死对头过来帮他排解烦恼,结果两人就好上了。


 


他想想就有点乐,这可谓是在发觉自己和死对头结婚的晴天霹雳中还能借着失忆开开脑洞的可怜优待吧。


 


“想什么呢,王源儿。”王俊凯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心里想的倒是二十七岁的家伙竟然真的可以露出十七岁的天真笑容。注意,是纯天真笑容,再进一步说,就是傻笑了。


 


再度受到王俊凯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制裁目光,他的脑子突然飞快运作了下,闪过了什么。


 


王源的脑子里依稀回旋着星点模糊不清的片段,一个醉醺醺的王源委屈巴巴地扯着王俊凯的袖子,对着对方无比清醒的眼睛傻乐,“如果你喜欢我,我就更喜欢你。”


 


这什么鬼。他连忙晃晃脑袋。


 


“我感觉你失忆了,人都变得傻兮兮的。”王俊凯嫌弃地看了眼王源,无奈地啧了声。


 


远处的女儿逗完了滴滴就要向这边跑来要抱抱,王俊凯对着王源的耳朵小声说了句,“她叫奇异果。”


 


呼的一下,耳朵痒痒的。


 


奇异果先是跑过来蹲在CD机前,这个鬼精灵对待一切好玩儿的事情都娴熟得不得了,就像她现在又开始放已经看了无数遍的那张碟片,卡完机子她就跳到沙发上,笑嘻嘻地钻进王源的怀里,王源有点点小尴尬,以及此时回归十七岁灵魂的他与小女孩的亲密接触,这可真害羞。


 


奇异果对着王俊凯吐舌头,“远源是我的。”


 


“你的你的。”王俊凯笑骂。“幼稚鬼。”


 


竟然觉得这样的氛围非常的…舒服。王源觉得自己是疯了。


 


眼尖的他突然看到了CD机边上的柜子上方放着许多小相框,其中一个中等大小的格外显眼,其中的照片色调非常好看,耀眼明亮的灯光下闪烁着的是婚礼现场,他和王俊凯身着笔挺西装,满足地笑着对视。


 


啊这什么呀,王源低下头去,手足无措。


 


奇异果往王源的怀里又蹭了蹭,“所以,远源有抱俊俊吗?”


 


“咦?”这小不点在说什么。


 


“刚刚俊俊说远源要先抱他才能抱我的啊。”


 


“啊…抱过了。”他对着小孩子果然是说不了谎的。


 


可恶,就在他拒绝回他们的家时,王俊凯把他抱上车的。


 


那人的臂力什么时候这么好的,明明每次篮球联赛都是自己逗弄他的。


 


 


一段没听过的歌响了起来,王源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裤兜里的手机在响,这歌是JJ的新歌吗,自己完全没有印象,这失忆还真的影响追星。


 


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妈妈”两个字,接起来的同时心里暗想,完了,自己出了车祸这么吓人的事,他肯定要挨训了。


 


可等到那头开始说话时,他倒没想到他妈只是心平气和地说了他几句,其中带有嗔怪与担心之意,其他便没有太多激烈的指责了,王源也是一脸懵逼地一一回应。


 


也是,他如今也是个成年人,二十七岁呢,尽管现在就变成了假的二十七岁。王俊凯说车祸也只是令王源他受到刺激,没有太大的皮肉之伤。


 


他的母亲真的不会再像小时候一样控制不住情绪去用力训他,弄得风生水起的,要他挨揍这事传得连隔壁小区的王俊凯都知道。


 


王源的母亲看王源这懵圈模样,无语了,“把手机给小凯。”


 


“诶,妈。”王源竟然下意识就应了下来,天啊,他什么毛病啊。


 


而且自己也没觉得丝毫不妥。


 


他别扭着把手机递给王俊凯,王俊凯接过,很自然地对着话筒,“妈。”


 


王源有点惊愣住,王俊凯喊他妈叫妈,而且妈妈好像对王俊凯很放心很信任的样子。


 


“您给他炖了鸡汤?我现在也正炖着…这可怎么办。”王俊凯笑得露出点虎牙。


 


可恶的王俊凯,竟然在讨他妈欢心。


 


感觉有人在拽自己衣角,王源才抬起头把视线转向前方,自己怀里的奇异果很兴奋地拍着手,“远源,你和俊俊在打啵。”


 


我靠,现在的小孩子怎么回事。


 


他的目光转向电视,耳中倒是先听进一段背景音,他听出了,是王菀之的《爱与奇异果》,学生时代有人问王源听不听王菀之,王源说会听,对方接着问是不是那首《我真的受伤了》,王源给出的回答却是《爱与奇异果》。他就记得上个月,啊不对不是上个月,是十年前距离高考的上个月了,那是个喧嚣的夜晚,流动的人潮带给了夜自修结束的学生们一点归属感,他在等公交车,耳机里正在放这首歌,王俊凯那货也在他边上等车,就站他后头。然后前面那个大厦的大屏幕里,一个主持人笑着说现在已经很晚了,需要一点勇气去做很多疯狂的事情,比如,可以去拥抱身边最爱的人。然后王俊凯这货就在他背后暗戳戳地搞小动作,竟然用膝盖顶他的大腿。这货真的是无时无刻不跟自己搞斗争。


 


那时耳机里正播着一句柔缓的带点小忧郁的“心却跟你走”,这么温和的调子,怎么突然在自己心里跟打击乐队一样嚣张呢。


 


不知道为什么婚礼现场剪辑的CD会有这首歌作为其中的BGM之一,但是细想,忽然有点点明白了他怀里奇异果小朋友名字的由来。


 


电视机里是热热闹闹的婚礼现场,宽敞明亮的场地,宾客们无一不带着祝福的微笑就坐。他和王俊凯站在中央,多少孩子气与天真自那个男人与自己眼中冒出,又有多少深情的河流在他们眼中小心流淌,匿藏着愈演愈烈与惊天动地。


 


记忆中的漩涡开始随着影像翻腾。


 


他和王俊凯在台上交换戒指,仪式般地亲吻彼此。幸福是杯里香槟不断堆叠上浮的小泡泡,不可言喻的美妙。


 


台下,他的父母和王俊凯的父母坐在一起,母亲的眼眶微红,他和母亲在同样模糊的视线下隔着柔软雾气看着对方。那个女人的爱总是那么伟大,不铺天盖地,却深思熟虑。渐渐开放的同性婚姻时代中,她义无反顾地接受了儿子的爱人。


 


那时控制不住要大哭的王源被王俊凯揉着脑袋藏在怀里,那一刻的撼动,他们俩发誓要记一生。


 


而现在,王源看着录像真的恍惚了好久,这可真的不是梦,否则这酸甜交加的梦可太有诱导性了。


 


他的眸子沉沉的,自己第一个想起的确实已经二十七岁的回忆,除了那句奇怪的醉酒话语,便是这段婚礼,他果然不会忘的,他把别的都忘了,依旧不会把这个忘记。


 


他也才相信,这都是真实发生的。


 


 


看到奇异果在王源怀里,滴滴也不动声色地趴在王俊凯的膝上,长长的尾巴微微动了动,陪着它的大小主人一起看这部堪称罗曼史的婚礼CD。


 


晚上吃完了饭,奇异果就被王俊凯哄着回房间早早睡下了。王俊凯这人对孩子的要求有一点你是不要妄想跟他讲道理的,他必须要小朋友在八点就睡。


 


王源还一个人别扭地赖在沙发那边看着陌生的电视节目。


 


王俊凯在那头看着他,挑了挑眉,“澡也洗好了,回房间吧。”


 


王源的脸憋得通红,他虽然现在是二十七岁的身份,但他总觉得二十八岁的王俊凯在调戏十七岁的王源。


 


“哦…我房间在哪?”


 


“我们一起睡的啊。”


 


“什么!那为什么奇异果一个人睡?”


 


“她自己要求的,说要有隐私。”


 


这个小公主真的不得了,年纪不大倒是懂很多。


 


 


王源是想不到的,他和王俊凯的房间,色调竟然是蓝绿相成的,虽说是淡淡的,可也竟有几分梦幻的意味。


 


这床有点大啊。他忽然开始好奇自己在做什么工作,年收入是多少。


 


自己该不是在做梦吧,这床太软了……


 


王俊凯也躺到床上的时候王源才敲响了预警,赶紧往最边上挪,可是心跳声用力得要命。


 


“你还知道你睡在右边啊。”王俊凯笑眯眯地看着他。


 


王源皱眉,他怎么知道,他随便选的。


 


王源真的是别扭极了,他却没有提出挣脱这一莫名尴尬的境地,很奇怪,没有很反感的不适应,可是,真的超奇怪啊,跟死敌突然变成爱人。


 


他觉得最好笑的事情就是,高中三年,他们俩都分别是两个尖子班里的班长,那时候他们二班的人管王源叫老大,一班的人叫他们班长王俊凯叫俊神,中二气十足了,两个班成天势不两立的,如今,他们那届的传奇人物王俊凯和王源竟然还结婚了。


 


王源缩在一角看手机,想着更了解这个世界,王俊凯在他边上静静地翻书。


 


挺安静和谐的。


 


“喂王俊凯,我手机的密码,我怎么自然而然地就输了0921,还偏偏对了…你知道这数字啥意思吗。”


 


“这是我的生日啊。”


 


“……”


 


“我的密码也是1108。”


 


有遇到过自己给自己发狗粮的情况吗?现在就是了。


 


王源突然想到自己之前不可理喻的脑洞,又忍不住问了句,“奇异果…是你的孩子吗?”


 


王俊凯看着他,“你在想什么,她是我们一起领养的啊。”


 


“哦…那为什么这么热的天要给孩子穿外套,在家里也不脱的。”


 


他问完后王俊凯愣了下,看了他很久,可能在揣测这事这么也会忘,才慢慢说道:“她很小的时候被人遗弃了,大冬天的,孩子在外头冷得不行,是你去外头买咖啡的时候捡到的她,给她披了你的外套。医生说她冷怕了,对热这个概念基本没有,所以依赖外套,把外套当做是一种保护,简单的说,穿着外套她会有安全感。虽然至今我们都没解开她这个心结,但是她这几年好很多了,你看她多开朗。”


 


“哦……”王源觉得真有些心疼。


 


“还有,王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这脑洞大的本事还是十七岁这年最厉害啊。”


 


“……”瞧,死敌先生都变成爱人了还爱挤兑他。


 


“你是我初恋。”


 


王源咬唇,怎么回事,王俊凯这人怎么突然讲这种让人呼吸一滞的话。他才是幼稚极了吧。


 


气氛被这男人变得黏糊糊的。


 


他忙开口,“刚刚开车回来的路上,我看到那家店还在开。”


 


“哪家?”


 


“开在我们学校边上,唔就是高中边上,那家叫‘这里什么都有’的店。”如果不是看到招牌,他真没想到这店十年了还是和以前一样,除了店面变大外风格基本没变。


 


王俊凯忍不住笑了下。


 


看到王俊凯这不怀好意的笑,王源立马想到了在这家店里和王俊凯的无数次“怼”决。


 


去年哦不对是他高二那年,他一兄弟谈恋爱了,每次出去约会都要带着他去打掩护,那家叫“这里什么都有”的主题餐厅人气很高,因为这儿菜单上套餐的名字都取得有意思极了。


 


那时他兄弟跟女朋友点了一个“爱情海”,端上来一看,不就是双人小火锅吗。


 


“老大,吃吗?”他兄弟一边给女朋友涮羊肉一边形式上招呼下王源。


 


“不了,不下海。”


 


谁要闻着爱情的酸臭味下饭啊,试问这天底下有比王源还好的兄弟吗,都这样了还来帮忙。王源心里觉得自己可真伟大。


 


而就在另一桌,好死不死坐着王俊凯,王俊凯今天恰好和他们班几个班会策划在这里吃饭,时不时还玩味地看着旁边那桌一脸生无别恋的王源。


 


不一会儿,服务员为王源上了一道不是他点的套餐,王源瞅着那个拼着狗狗形状的炒饭疑惑得不得了,自己点的明明是叫“魔法城堡”的松饼套餐啊,这炒饭是什么鬼。


 


然后服务员就真诚地微笑着对他解说,“您好,这是那边的同学为您点的‘单身狗套餐’。”


 


王俊凯,我去你大爷的!


 


 


“你竟然当时给我点单身狗套餐,你真的是太欠了,王俊凯。”


 


王俊凯低低笑了一阵,然后王源又开始兴奋地给他讲在这家餐厅发生的另外一些学生时代王俊凯都快忘记的事情,两人像兄弟夜聊一样,王俊凯都不知道现在还可不可以去抱抱王源跟他自然地亲密接触。


 


他叹了口气,“王源儿啊,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该夸你是记忆力变好,还是变差了。”


 


高中时代的事情那么清楚,对现在的事情却没有一点印象。


 


“对了王源儿,你知道吗,我们现在去那家店点的都是什么。”王俊凯调侃地笑着看着他,“我们点的是‘绿光’。”


 


“嘿王俊凯,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很好玩啊。”


 


“怎么可能,你就记得我们高中在搞斗争,忘记了我俩在谈恋爱,我能觉得好玩吗。”


 


 


“王源儿,你这会儿真的没有喜欢我吗,就是十七岁的时候。”


 


“怎么可能。”他也学着回了句,还特意放大音量来表示自己的清白。


 


也是,谁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对我的喜欢的,那我可真没出息,我十八岁那年就发现了自己喜欢你。


 


“那你呢,什么时候喜欢的我。我们两个班每天忙着势不两立,你还抽空喜欢我,好辛苦啊。”


 


是啊,那可太辛苦了。


 


能跟你在一起可太不容易了。


 


所以你现在失去了之后的回忆,我可多受伤。


 


 


第二天早上王源被煎蛋的美妙声响与气味给唤醒,他懒懒散散地往床边上蹭蹭,下意识要抱着什么的手扑了个空,带着点小失落地醒来了,可是后来一想,那个扑空的位置怎么这么像王俊凯的腰……


 


到了客厅,王俊凯穿好了正装,奇异果穿着小裙子,这次终于没折腾她的头发给她弄双马尾了,黑长发就乖顺地放了下来,只是孩子还穿着她的糖果粉小外套。


 


奇异果嘴角带着滑稽的牛奶滞,王源动作温柔地给她揩去了。


 


“早餐在桌上,我要送奇异果去幼儿园,顺便去上班。等会儿你的助理会来找你的,我看你那工作室现在可是忙昏了。”


 


“哦…”王源一大早就容易懵圈。


 


特别是自己的睡衣和王俊凯的正装,怎么总感觉有点可爱的反差感。


 


失去记忆的他昨天也没问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工作,这十年是怎么来的,他只知道昨天居然睡得挺好的,以致现在王俊凯要走了,他才开始有点莫名的小慌张,竟不知不觉也跟到了玄关处。


 


奇异果垂着脑袋盯着自己的红色小皮鞋,嘤嘤的童音温软地化作一团。


 


王俊凯低头偷笑,用手轻轻地捏捏奇异果的小肉手。


 


奇异果连忙委屈巴巴地仰着头看王源,“远源,我们平时出门的时候你都会亲亲我们的。”


 


小孩子一说完,王俊凯意味深长地看了王源一眼,狡黠得像匹不怀好意的狼,双目放光的。


 


只有王源在那儿不明所以,怎么回事,二十七岁的王源搞什么家庭晨间剧啊。


 


他要不要再点播一首《吻别》啊?


 


没办法了,王源在奇异果闪亮亮的带着期待的大眼睛的注视下,弯腰在小朋友额头上轻轻亲了下,再靠近王俊凯,王俊凯的眼里饱含笑意,王源也勾唇笑了下,然后,再偏斜了下肩膀,把王俊凯旁边的门把手向下,开了门,对着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路上小心。”他这时的笑意最盛。


 


耍王俊凯真是件……


 


唔......


 


思绪中断。


 


还没反应过来,王源就被王俊凯拉近了一点,他俩还定定地对望着,王俊凯很快在他唇上亲了下,得逞地低笑,“再见,宝宝。”


 


然后王俊凯拉着奇异果出门了,留下了帅气的背影。奇异果刚刚还在起哄,看到他俩亲亲的时候最高兴,拍着手走出去的,一步三跳。


 


只留下王源一个人呆呆地处在原地。


 


我靠,为什么,没有一丝抗拒的,反而腿脚酥麻,熟悉的体温让他意外的甜蜜。


 


王源,你疯了。


 


完了,你怕是真的属于他。


 


 


-TBC-


看到我写连载...你们害怕了吗(。-`ω´-)


呃...其实我在学校的时候就有了这么个脑洞,记了很多好玩的梗在我的小本子上。我就很想写一个双王对抗的校园故事,然后呢又很迷他们俩带孩子的日常,于是...就编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病症,都是假的,不怎么专业2333


可能会写乱......但是会努力的quq

评论

热度(2508)